企业文化
          首页
          >企业文化>企业文苑

          涪秀团圆年

          作者:斯琴 时间:2019-02-26 浏览次数: ?【字体:

          春节,对于筑路人来说,最兴奋的事情无非是尽早回家与家人团聚,涪秀项目领导商定:留守人员一定要留几个爱岗敬业,尽心尽责的人。

          元月二十号一过,职工陆续回家。项目女职工少,倍受领导关爱,往年,领导不安排女职工留守,让女职工早回家,回去多陪陪孩子。我要求留守,因为我留守不影响与家人团聚,我儿子一来,我的家人就到齐了。

          领导研究决定留守负责人是计划部部长仉元志,资料员朱朱是仉部长的妻子,她留守是顺理成章的事,过年,项目的一切事务由他俩口子负责。朱朱得知留守通知,立马订回陕西的机票,因为四岁半的女儿朵朵由婆婆公公照看,朱朱想朵朵接来,一家人在项目团圆。

          朱朱打电话跟朵朵商量,朵朵不来,朱朱给朵朵做了好长时间的思想工作,朵朵才勉强答应,并要求爷爷奶奶跟她一起来。

          朱朱退了回家的机票,赶紧订婆婆公公来重庆的机票。

          朵朵来了之后,还跟爷爷奶奶一起住,吃饭喝水还是让爷爷奶奶经管。不管朱朱怎么哄,她就是不跟朱朱睡。

          心中有爱,眼中的生活都是美好的。过年,家家户户都要把家擦洗个底朝天。在项目部过年,项目部就是家,在项目部打扫卫生、准备年货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年根那几天,朱朱俩口子不是放下扫把就是拿起拖把,一会擦,一会拖,一会到外边的水龙头下洗地毯、垫子,根本没时间陪朵朵玩。

          朵朵很乖,她似乎明白,在涪秀二线项目大家庭里,爸爸妈妈属于这个“家”的主人,不属于自己。所以,朵朵一天都很安静,不哭不闹不撒娇,也不要求什么,只是默默跟着朱朱俩口子,一会上五楼,一会下一楼。朱朱跟她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宝贝,别往外跑,小心着凉。要么是,宝贝,你怎么不穿棉袄就跑出来了?快回去,找爷爷奶奶去。

          朱朱低着头,朵朵还是默默的,她不看朱朱的脸,只盯着朱朱舞动的手脚。看得出,她很想让仉部长抱抱,让朱朱亲亲,或者让她俩口子牵着她的手出去走走。她俩口子从早忙到晚,打扫完卫生就去办年货,一直没抽出时间带她出去玩。晚上,腰酸背痛的朱朱回到宿舍匆匆洗洗倒头就睡,朵朵静静地站在朱朱床边翻腾朱朱的化妆品,朵朵拿起口红给嘴唇涂涂,给手涂涂,一个人玩得实在无聊,就往朱朱脸上涂,涂醒朱朱,朵朵咯咯咯地笑着说:红猪(朱)。

          朵朵嘴唇的口红涂得厚厚的,朱朱一看,惊呼:你怎么涂这么多,小孩不能涂口红,快放下!

          朵朵刹住笑声,双手背后,攥紧手里的口红。朱朱顿悟,女儿想要口红,朱朱问:宝贝,想要口红吗?妈妈明天带你买一支小孩子用的口红好不好?

          朵朵点点头,放下口红。第二天依旧忙,朱朱没离开项目部半步,不用说也能想到,她给朵朵的承诺也成了一句空话。

          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朵朵有点怕生,见了陌生人总是胆怯的。我们问什么她都不说。年三十贴对联挂灯笼,朵朵显得特别兴奋,见我举相机拍摄贴对联的场面,她主动跳入镜头,扯着爸爸衣襟拍了后,又赶快跑过去抱妈妈的腿,当我喊:123,茄子!朵朵立马摆个姿势。

          原来,她喜欢跟爸爸妈妈拍照。朵朵白天不睡,爷爷奶奶叫她出去遛弯她不去,就围着朱朱俩口子,静静地看着他们干活。可晚上,朱朱一让她上床睡,她往爷爷奶奶房子里跑。

          好奇怪的孩子,我问朵朵:你为什么不跟妈妈睡?

          朵朵忸怩着,不说话。

          朱朱说:她跟我们睡不踏实,其实,她可粘我俩呢,以前,我们回去不让我们走,每次都是把她哄得睡着走的,她醒来大哭一场就没事了,骗了几次,她就记住了,后来叫她跟我们睡,她翻来倒去睡不着,折腾到半夜,还得找她爷爷奶奶。

          那是一场绝望的大哭,无人能体会到她在醒来之后忽然发现挚爱的爸爸妈妈不见踪影的那种疼痛。筑路是筑路人的使命,朵朵有啥办法能拖住筑路人前行的脚步?她除了大哭一场宣泄心中的疼痛,结束一千个不愿意一万个不情愿,还能咋办?

          朱朱说的十分平静,像是说别人家的孩子,哪个孩子不是父母的心尖肉?除了筑路人,谁忍心让自己的心头肉百般无奈大哭一场?在常人眼里,筑路人常年与钢筋水泥为伍,受之熏染,心肠也变得如铁石般坚硬。栉风沐雨,亲情别离、四处奔波是筑路人的宿命,没有铁石心肠怎么能完成新时代赋予的筑路使命?渝怀铁路涪秀二线是推动西南经济大发展的主要干线,中铁二十局涪秀二线项目的年轻人占居多数,俩口子在项目上班的,孩子都由父母照看,今年是涪秀项目的收官之年,为打赢涪秀收官战,这帮年轻人早已撸起袖子,铆足干劲,小年一过,意味着与家人的团聚告一段落,他们从容地撇下孩子从四面八方回归项目,孩子们都像朵朵一样,有的大哭一场,有的饱含热泪跟爸爸妈妈说声再见。

          朵朵与爸爸妈妈的团聚也结束了,初八吃过早饭,朵朵默默地跟着爷爷奶奶踏上回家的路途。

          集团简介
          联系我们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一分赛车四码计划